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ongh的博客hm

品经典 结贤友 修身心 绘晚霞

 
 
 

日志

 
 

【引用】诗歌的构思(三)  

2011-09-15 15:37:28|  分类: 教学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探索(杜铁林)《诗歌的构思(三)》

诗歌的构思(三)



二、考虑诗歌审美视点的表现方式


诗歌创作是一种艺术美的创造,如果从审美的角度来考虑的话,诗歌的构思除了考虑题材的提炼外,还要考虑诗歌审美视点的表现方式,也就是考虑用什么方式,从那种角度来表现诗歌的主旨和题材的问题。

视点,又称为审美视点,指的是人们审美地观照世界的角度或者方式。视点分为外视点和内视点,构成了划分文学样式的重要角度之一。

内视点就是内在视点。艺术家站在这个角度观照世界,表现现实时,主体与客体是处于同一位置的,或者说,主体和客体是同位的、重合的,他以展示内心体验为核心。由此产生了内视点文学,即诗歌和其他抒情文体,其代表文体是诗歌,尤其是抒情诗。相反,外视点就是外在视点。艺术家站在这个角度观照世界,表现现实时,主体与客体往往是处于两个不同的位置的,他把世界作为自己观照的对象。由此产生了外内视点文学,即非诗文学,包括散文、小说、戏剧文学等,其代表文体是散文。

外视点文学作品的基本特征是外在性。所谓外在性,就是直接以外在世界作为表现对象,反映社会、再现生活。外视点文学主要是从外部来描写人物和事件,讲究事件的事实。

与外视点文学相比,内视点文学的基本特征是内在性。所谓内在性,就是强调主体内在精神,注重主观的感觉,不是直接表现外在世界,而是将外在世界内在化、心灵化、情思化。外视点的散文注重对外在世界的深化,内视点的诗歌则注重对内心世界的深化。

作为内视点文学代表文体的诗歌,它的审美视点是内视点。内视点的作用是将外在世界中的一切化为诗人的主观情思,将人们带到一个意想不到的诗的世界。在这里,诗人创设的时空是心理时空,而不是物理时空或现实时空。这种时空的转换、交错正是心灵流变的外在表征,是内视点文学的基本美学现象。

诗歌的审美视点主要有三种基本的构成方式:

1.外物内化,即外物的心灵化,或称以心观物。

传统诗论称为“情随景生”、“触景生情”、“缘景生情”。诗人在观看(或者接触)外在景物时,往往会因“触景”而有所顿悟,生出一腔情思或情理。达到物我同一,意境交融。诗人真正旨趣不在物本身,不是对事物的描绘,而是更加倾心事物所隐含的情和理。试读李白的《独坐敬亭山》:

         众鸟高飞绝,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之前,李白并非因为要写诗才来看敬亭山,而是看了敬亭山才角发了诗思、诗情,就上面提到的角景生情,寄情(思)于景。诗人置身于静谧浑朴的大自然中,心神怡悦,于是在幻觉中“敬亭山”好象成了他的挚友。他爱敬亭山的自在闲适,敬亭山也爱他的傲岸不羁,成功地表达了抒情主人翁那种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孤芳自赏的内心世界。诗人的工作是将所看见和接触到的外在事物化为诗人的主观情思。诗人凭借直觉、想象、思维、悟性出入自然、社会、人生,成为既是大自然、大时代,又是个体心灵奥秘的破译者。

请看舒婷的《神女峰》:

……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但是,心/真能变石头吗/

     为眺望远天的杏鹤/而错过无数春江花月

沿着江岸/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正煽动着新的反叛/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

     /不如在爱人肩头上痛哭一晚

这是一首表达现代爱情观念的作品。诗人在神女峰游观时还没有诗的发现,在离开时诗人站在前行的船上看岸边景物,向后退“金光菊和女贞子”洪流,仿佛是在反叛,于是有了诗的发现,因为诗人心中有一种反叛的意念,所以她看到的一切似乎都具有反叛的意味。大家都在向神女峰招手告别,诗人却把手收回,对神女不再持赞赏的态度。诗人在沉思“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上痛哭一晚”体现了过去那种和所谓的忠贞观念的反思。

此类诗还有李白的牛汉的《伤疤》、曾卓的《悬崖上的树》、艾青的《树》等。

2.内心外化,即心灵的物化,或称化心为物。

传统诗论称为“状物移情”,西主美学界多把这称为“移情”。即诗人在现实生活中先有所感、所思,然后,根据自己的感受、体验,去寻求选择得以表情达意的物象,借物抒情言志,寄情于景,或寄理于景。古代诗人就很懂此中三昧。如“愁”,是一种难于直接说清的抽象情绪,古人应有尽有用多种意象来表达。如李煜的《虞美人》:

    问君能有几多?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又如贺铸的《青玉案》: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雨,梅子黄时雨。

    抽象的愁绪,竟忽而化作了滔滔东流的春水,忽而化作了一川霭霭的“烟草”、满城飘飞的“柳絮”、无休无止的黄梅时节的细雨。这些具体景象,使我们深切地理解了愁的缠绵、愁的繁多、愁的难以排遣。

如朱增泉的《围棋》:

     多彩的世界/简化为黑白两色/嘈杂的人类/归纳为若干纵横交叉/满天繁星/删节为九个小圆点简

洁明了/无比深奥/一道哲学命题/藏千古之谜

     世上剩下最后两位闲人/纹枰对坐/演绎人生/求解历史/感悟宇宙/瞑瞑中遗失了自己

    无穷变化/刻骨算计/结局永不重复/答案却只有一个/有人下过一盘便若有所悟/有人下完一生仍稀

里糊涂

诗人写的是我们常见的围棋,不过,诗中的围棋已经不是我们所说的围棋,诗人将他对人生的某些思考化成了围棋,将不可捉摸的感受具象化,将心灵物态化,把纵横交织的网络和井然有序的九星的神秘内涵一一破释出来!并对应发挥,揭示出纹枰对奕的真谛,乃在于演绎人生、求解历史、感悟宇宙,真可谓语惊四座!

如拙作《云山之恋》

 

云——

我们的离别是命运的安排,

不要为我的离别忧伤,

也不要再等待什么了,

我的归来已很渺茫。

也许,我的幻影还会在你的身旁出现,

要知道,她是别人,

不是我!

 

山——

我不相信有什么命运的安排,

你的诀别使我悲伤;

我还要固执地等待下去,

虽然,你的归来已成绝望。

也许,有一天我会变得面目全非,

要知道,这还是我,

不是别人!

《云山之恋》是化心为物的例子。某君(他或她)初尝失恋的味道:他的女朋友刚和他分手,说我俩没有缘分,别等我了,你别再傻了。某君却很固执,说,我还要再儍下去,没有你我就活不了,我还要等下去,即使你已不会回心转意。根据这一情意,我找一到了云和山这两个寄情物。写了这首诗——

君不见,自然界中的恋人们有时也能恋出诗意来:云妹妹和山哥哥恋上了,云妹妹偎在山哥哥的怀抱里,如痴如醉。不幸,狠心的风大叔(命运之风)硬要折开他们,云妹妹无奈,虽然一步三回头,十里一徘徊,最后还是飘走了。她给山哥哥留下了一句安慰的话:“我(指爱情)的幻影(指友谊)还会在你的身旁出现/要知道,她是别人/不是我(这不是为了爱情)!”可怜的山哥哥得不到爱情甘露的浇灌,“ 憔悴得面目全非”,但它“还要固执地等待下去”,做出了粉身碎骨不变心的壮举来……不难看出,作者只不过是借云和山之景,抒发他对X姑娘割不断的恋情。

此外还有闻一多的《死水》、曾卓的《我遥望》、艾青的《礁石》等。

3    内心直写,传统诗论称为“直抒胸臆”。

这种诗的表情达意,不是通过物象或景物暗示出来,而是诗人将自己的所想所感直接地表达出来,这是一种无意象的诗。直抒胸臆的诗,是思想的直白,是情怀的直露,通常是诗之大忌,容易流于标语口号式的叫喊,流于概念化。然而,事物往往有例外,只要你抒写的是真情,真理,有含量,有深度,也能成为好诗。如我们熟悉的俄国诗人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的时候要暂且容忍,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永远向前憧憬,

尽管活在阴沉的现在;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了的将变为可爱。

这是诗人普希金为一个十五岁少女的纪念册题的诗。好象是一位温厚的长者在轻声低语,嘱咐自己心爱的孩子。所以,说出来的话就不必要扣弯抹角,不必要通过什么物象来寄托或暗示他的意思。这是一首成功的直抒胸臆之作,全诗表达了一种明朗的人生哲理,人生信念,让读者为之感染、感动,但它感人的不是它形象或意象,而是它表达的哲理。

同样,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自由·爱情》: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也是直抒胸臆的成功之作。生命、爱情、自由,每一个词都是抽象的,完全没有形象或意象可言,诗却如此脍炙人口,谁也不觉得缺少意象有什么缺感。

以心观心的诗是自我画像的诗,也可以说是独白的诗。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李清照的《乌江》、何其芳的《回答》、鲁迅的《自嘲》、臧克家的《有的人》也是这类诗的名篇。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